圖片分類

名作欣賞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名作欣賞

長篇小說《迷失的天使》(17-18章)作者/王子游

  第十七章

  陸金娜走后,楊建國名正言順地成了陸金婷的監護人。他們一起去食堂吃飯,一起去圖書館自習,一起去逛街。最初,大家還得帶上園園這個燈泡。時間久了,園園自己也漸漸地找借口推托了。

  另外一個原因是,她很快也找到了自己的真愛——一個膀粗腰圓的、能抓舉90公斤的家鄉小伙子。他們之間的愛情是在公交車上產生的:一次,幾位老鄉去市中心,公交車上,幾個小癟三打著配合去摸園園的錢包,被園園發現了,一把抓住竊賊。幾個小癟三仗著人多,居然動起手來!于是,那小伙子用拳頭狠狠地教訓了他們,打得他們鼻青眼腫,當眾維護了園園的尊嚴。從那以后,園園就跟他好上了,沒功夫再理別人了。

  于是,兩個陸小三兒成了一對形影不離的梁祝情侶。

  終于,在一個月光撒滿海灘的夜晚,當陸金婷仰望著滿天星空的時候,楊建國側望著她那冰清玉潔的臉孔,那陸家姐妹所獨有的秀眉微蹙、朱唇輕咬的嬌態,情不自禁地吻了她。陸金婷也失去了往日的矜持,轉過身來抱住他,迎合著他暴風驟雨般的狂吻。她的睫毛在夜風中顫抖,他的心尖也隨著顫動。他對姐姐的愛,在妹妹這里,得到了最甜蜜的回報!

  兩人久久地擁吻著,感受著初嘗禁果的甜蜜。

  從那以后,兩人專心致志地學習,一心一意地規劃著出國留學的未來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終于就在他們大學畢業的那一年夏天,倆人雙雙拿到了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和獎學金。

  倆人去北京辦妥留學簽證,回家鄉與父母團聚。他們先去康復中心,看望了楊建國的姐姐楊梅。她還是那么神情恍惚,目光呆滯,安靜地待在自己帶鐵窗的小小的病房里。她認不出自己的弟弟了,也不能為她心愛的弟弟祈福。楊建國感到很傷心。

  倆人又去看望陸金娜。

  陸金娜看到他倆成雙成對地來了,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。她一把把他倆攬到身邊,說了一聲,“真好,我的兩個小三兒!”就失聲了??粗懡鹉鹊膬尚袩釡I奪眶而出,楊建國能感受到這淚水里的悲喜辛酸。他已經從婷婷那里,知道了陸金娜的不幸遭遇。

  原來,那天晚上楊建國走了不久,那個姓夏的就帶人去陸金娜家抓他??此芰?,惱羞成怒,就把陸金娜帶到大隊部去“審問”。在那里,姓夏的卑鄙地強暴了她,達到了他垂涎已久的罪惡目的!

  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,他提出給陸金娜上大學的名額,條件是在沒去報到之前,陸金娜要繼續滿足他的性欲!陸金娜知道自己落入了他的魔爪,想抗爭也沒有用。為了擺脫這個流氓,早點兒離開這個傷心之地,也為了自己的求學夢,只好依從。于是,這個流氓一直霸占著陸金娜,直到她上了大學!

  這個傷害對陸金娜來說是致命的。從此以后,她一直孑然一身,沒有婚嫁。她跟楊建國說她有人了,完全是托詞。以她的人品,根本不可能去接受這個赤子的純潔。

  看著陸姐姐陳設簡樸、潔凈而冷清的家,楊建國無言以對。她是那么的陽春白雪、孤芳傲梅,卻陷入了那么骯臟的泥沼之中,被那么齷齪的人面獸心之徒蹂躪,乃至在她純樸的心靈中打下了終身難以磨滅的烙印!難道社會就是如此殘酷,一定要把真與假、美與丑、善與惡混雜在一起,讓真善美去受假丑惡的侮辱與凌辱嗎?如果一個社會不能嚴厲懲罰那些侮辱者和凌辱者,不能給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們以應有的保護,那么,大道理說的再好聽,能掩蓋社會的黑暗面嗎?

  楊建國又想到了他的親姐姐。她寧折不屈,與黑暗抗爭,不向社會的歧視與偏見低頭,驕傲地折斷了自己的花枝!她是天使,一個愛憎分明的純潔的天使!然而,陸姐姐何嘗不是另一種天使?她具有頑強的生命力,把屈辱留給自己,把恨深埋心底,卻把愛奉獻給他人,用愛的光芒驅散黑暗的陰影,用愛去點燃人們心中的熱情和希望!

  楊建國和陸金婷用久久的擁抱,戀戀不舍地告別了陸金娜。

  兩家父母對這門親事非常滿意。他們希望孩子們在出國之前把婚事辦了。這是老人們的愿望,也是他們自己的心愿。于是,兩家人開始張羅婚禮。

  婚禮簡樸而熱鬧。陸金娜把她的妹妹打扮得像盛開的鮮花一樣??墒?,她自己沒有出席婚禮。雖然這也是她最高興的事兒,但她不愿意去這樣的場合。

  喝了喜酒,鬧了洞房,賓客們散去了。

  陸金婷靦腆地坐在床邊,低頭凝望著潔白的床單。雖然說在一起三、四年了,但她與楊建國只有過擁抱和接吻。今天晚上,她將要完成做女人的第一次,她覺得很羞,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。和所有未有過性經歷的女孩子一樣,她對此懷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和朦朦朧朧的期待。

  楊建國喝了很多酒,臉紅紅的,心里充滿了激情與沖動。這幾年來,他沒少找機會與陸金婷親熱,可是,每當倆人的熱吻使他熱血沸騰,想要進一步深入時,都被她輕輕地推開了?,F在,是他自己的洞房花燭夜,是他可以完全擁有她的時候了!

  楊建國在屋子里轉了幾個圈,扭過頭來,有些不好意思地問:“婷婷,時間不早了,咱們是不是該睡了?”

  陸金婷臉上驀然飛來兩片紅云,她知道男女之間最羞于啟齒、卻又不可避免的時刻到了。她要楊建國轉過身去,然后脫去衣服,脫的只剩乳罩和三角褲叉,鉆進被子,羞答答地說:“建國,把燈關上好嗎?我……我有點怕……”

  楊建國關了燈,脫掉衣服,鉆進被子,一把把陸金婷抱入懷中,把自己的身體和她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。他一邊親吻著她,一邊試探著用顫抖的手去撫摸她,一寸一寸地,撫摸著她那象牙般光滑細膩的皮膚,有意無意地,碰觸她那以前不讓碰觸的隱秘的部位:耳朵、乳房、下體。他感到自己的手掌上傳來妻子身體的陣陣顫栗,準確無誤地表達著一種渴望被愛的信息。他感到自己渾身開始燃燒,巨大的幸福感使他感到暈眩。他輕柔地褪去妻子的胸罩和褲衩……

  陸金婷的氣息急促起來,聲音幽幽地說:“親愛的,對我溫柔些好嗎……我有些害怕……”

  這時,楊建國突然覺得,自己出狀況了。他那本來已經硬起的下體,當接觸到妻子的陰部時,卻漸漸地軟了下來。他頭腦中突然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,覺得自己是在褻瀆女神,褻瀆一位純潔無暇的天使。腦海中不合時宜地出現了親姐楊梅無助的、呆滯的眼神,出現了陸金娜被強暴時,因憤怒和痛苦而扭曲的面孔,心中充滿了自我貶抑和指責。這種抑郁的情緒擴展開來,壓住了他的全部興奮和沖動。盡管妻子還在身下緊緊地貼著他,配合著他,但他的激情已經如潮水般退去了。他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感到傷心,翻身下來,連說對不起,抱著頭哭了起來。

  陸金婷臉朝天靜靜地躺著,不知道他發生了什么。也許是丈夫酒喝多了興奮過度吧,也許是新婚之夜樂極生悲吧,她聽說過這樣的故事。她很單純,中學畢業后就分配進廠,后來就考上大學,生活中沒有經歷過多少復雜的事兒,想象不到丈夫此刻的心情。她側過身,從后面摟著丈夫,輕聲地安慰著,讓他平靜下來。兩人就這樣相擁著,一直到天明。

  新婚之夜的無能讓楊建國深感內疚。他知道,自己的心事太重了,尤其是姐姐的事兒,像塊大石頭一樣壓在心底。他覺得,臨出國之前,他應該去做一件事情,就是去找梁繼業。姐姐出事的時候,他已經被遣送到青海的勞改農場去服刑。那么閉塞的環境,他肯定不知道姐姐的狀況。他必須在出國前找到他、告訴他,哪怕路途再遙遠,找人再困難。他這樣做,是為了他親愛的、失去了意識的姐姐!另外,他也要為自己以前的野蠻行為,向他道歉。

  陸金婷理解丈夫的想法。她支持丈夫去完成自己的心愿。于是,楊建國買了去西寧的機票,動身了。

  到西寧后,楊建國找到省勞改局打聽梁繼業的下落。梁繼業是創作《知青之歌》的名人,所以倒是好打聽,熱心的干警們很快就幫他查到了他的下落。

  當初,梁繼業被發配到關押重刑犯的海東地區甘都農場。粉碎四人幫后不久,組織上宣布了給他平反的決定??墒?,他思想上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他不愿意再回到過去的環境了,他喜歡上了西部這片神奇的土地,人煙稀少,風景秀麗,人間的愛恨情仇都可以置之度外,一心一意地與大自然打交道。于是,他申請留在農場,做植樹造林的技術員,一直到今天。

  坐上從西寧出發的長途汽車,在河湟谷地崎嶇不平的公路上顛簸了七、八個小時,穿過拉脊山口,就到了位于化隆回族自治縣內的甘都農場。在農場工作人員的引導下,找到了梁繼業住的院子。

  這是一排用半截土坯圍起來的農家小院,門口有幾棵楊樹,四周一片黃土地。太陽已經一半躲到了山背后,只留下半邊臉,紅彤彤的霞光映在院畔邊那幾棵楊樹梢上。一只蘆花子公雞翹起一只腳站在高低不平的墻頭上,像個哨兵一樣注視著外面的動靜??吹接腥藖?,它喔喔地大叫起來,仿佛在呼喚主人。

  屋里走出一位留著花白長發和胡須的中年人,皮膚黝黑,體型干瘦,笑瞇瞇地與來人打招呼。他一眼就認出了楊建國,感到非常驚訝。他想不到,楊建國會千里迢迢地過來找他。他連忙過來和他握手寒暄,然后把大家讓進屋里。

  屋里非常簡陋,以至于大家都沒有坐的地方,只能坐到床上。于是,送來的農場干部和他聊了幾句就走了。

  楊建國從梁繼業的身上已經完全看不出他過去的樣子,除了他的眼鏡后面那雙智慧的眼神。想想他現在,也就是三十出頭的年紀吧,可是看起來卻像是四十多歲的農民了。如果走在大街上,他一定不會認出他的。他感慨歲月的滄桑。

  梁繼業忙著招呼楊建國。他去場部的小飯館打來幾個葷菜,炒了自家的雞蛋和種的菜,開了一瓶老白干,連聲說,條件太簡陋了,不好意思,不成敬意。

  兩個人把酒倒在碗里。楊建國首先端起碗,站起來說:

  “梁大哥,我當初不該那樣對你,這碗酒給你賠罪了!”

  說完就要干掉。

  梁繼業連忙阻攔他:

  “哎,建國,你怎么這么說呢?在當時的那種情況下,你又能怎么樣呢?說實話,我當初就怕你被那個姓馬的算計。你抽了我,我心里反而坦然了。”

  楊建國明白,梁繼業當時是故意激他去抽打他的,怕他吃那個媽那個巴子的虧。他想起前一陣子他向陸金娜道歉時,她也是說:在那種情況下,你又能怎么樣呢?這些善良的人們總是這樣去為別人著想,讓自己忍受屈辱??墒撬约弘y道就沒有責任嗎?想到這里,他堅持說:

  “梁大哥,我一定要道歉,我當時完全可以不那樣做的!”

  梁繼業也端著碗站了起來,說:

  “那好吧。那就為我們擺脫了那個年代的噩夢,重獲新生,干杯吧!”

  兩人一飲而盡。

  楊建國還想把這個話題延伸下去:

  “梁大哥,我不明白,文化大革命這十年中,為什么那么多人熱衷于整人呢?是不是我們的國民性出了問題?”

  梁繼業像以前開導他一樣,笑了笑,給他倒上酒,不緊不慢地說:

  “我們的國民性是有問題。幾百年的打打殺殺,幾十年的階級斗爭,國民性中怎么能沒有好斗、虐待和欺壓別人的成分?沒有就奇怪了。但我認為,這還不是問題的主要根源。”

  “這不是?那是什么?”楊建國好奇的問。

  “好吧,那我就好好和你講講吧!”梁繼業一口干掉碗中的酒,說:

  “恩格斯有個觀點,說人一半是天使,一半是野獸。人性中天使的部分,譬如說凡人皆有愛心,愛他的家人,愛他的友人,愛他的族人,等等。為了愛,他可以擔當,可以奉獻,甚至不惜犧牲生命。但人性中又有野獸的部分,因為人從動物進化而來,人性中潛在地包含著‘弱肉強食’的叢林法則,和掠奪、壓迫甚至殺戮被他視為敵人的潛在基因。因此說,人是天使與野獸的共同體,是善與惡的共同體。而人們所生活的社會環境的主流思想的價值導向,決定了大多數人的從善還是向惡。

  譬如說,文化大革命的主流思想是在人群中劃分敵我友,說95%的人是好的,是階級兄弟,是革命的;5%是壞的,是階級敵人,是反革命,鼓動那95%的人去斗那5%的人。于是,人性中對敵人的那種掠奪、壓迫甚至殺戮的潛在基因就被肆無忌憚地激發出來,使得整個社會都陷入了狂熱的迫害與傾軋之中。這就是一種惡的社會環境,是引導人向惡的環境。相反,上面撥亂反正以后,階級劃分被否定了,階級斗爭被取締了,大家都回歸為追求幸福生活的老百姓。這就是一個向善的社會環境,在這種環境中,人性中善的成分就會得到發揚,愛心就會得到光大,大家互助互愛,共同維護著一個和平共處的社會秩序。

  所以說,惡的社會環境,可以激發人性中惡的成分,使人性更為扭曲,好人也有可能變成壞人;善的社會環境固然不能使壞人變好人,但至少可以限制壞人,使他們不敢肆無忌憚地做壞事。這一切,都取決于社會主流意識的導向。”

  楊建國聽著不停的點頭。他覺得梁繼業說的很有道理。聯想到二戰期間的南京大屠殺,德國軍隊對猶太民族的種族滅絕,等等,那些日本士兵和德國士兵,在戰爭之前也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很多人肯定也很善良友愛??墒?,在日本軍國主義和德國法西斯的體制、軍規、灌輸乃至語境中,他們就變成了惡魔、強盜和殺人犯!這些都很好的證明了“社會決定人性”的道理。

  不過,楊建國還是有些不同看法:

  “梁大哥,你說的呢我大部分同意。但我覺得也不能一概而論。譬如說你,你文革中就沒有跟著去隨大流,而是選擇了沉默甚至抗爭啊?”

  “這個問題問得好!”梁繼業高興地給楊建國斟滿酒,他覺得這個小老弟已經很上路子了:

  “是的,是不能夠一概而論。每個人作為個體來說又是不一樣的。有的人本性向惡的成分要多一些,而有的人本性向善的成分要多一些,這都取決于他的家庭教養、學校教育和他從小生活的群體環境。所謂‘孟母三遷’,講的就是這個道理。于是,他們有著更多的文明社會的良知,不容易被別人忽悠,即使在惡的甚至很惡的社會環境中,他們也會揚善避惡,扶貧救弱,潔身自好,恪守良知。而不是人云亦云,盲目跟從。從古到今,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。這些人是人類文明的良心!”

  “而更有極少數人,那就不僅僅是社會的良知了,他們還是先知!他們不僅本性向善,而且通曉人類文明歷史,了解世界發展潮流,譬如梁啟超、孫中山、魯迅,和共產黨早期的革命先烈們。他們對于壞的社會制度與環境非常反感,對于惡的主流思潮非常警覺,與之進行堅決地斗爭。他們是最先覺醒的人群。就好像魯迅小說里描繪的那間沒有窗戶的鐵屋子,里面有許多昏睡的人們,快悶死了也感覺不到??墒沁@鐵屋子也有少數逐漸醒來的人,他們會努力喚醒沉睡者們一起,去沖破這黑暗的鐵屋子。他們是人類文明的維護者和社會變革的推動者!”

  說到這里,梁繼業緩了緩激動的口氣,笑了笑說:

  “至于我嘛,就與他們不好比啰!我是因為自己就被人家劃成了黑五類子女,沒得選!與父母情感上的原因也不可能與他們同流合污的。”

  “梁大哥你謙虛了。至少你是看清楚了文化大革命的一些問題的。”

 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。

  梁繼業接著問楊建國:

  “你姐還好吧?”

  “還,還好。”

  “她工作了嗎?”

  “工,工作了。”

  “她真的好嗎?你沒有瞞我?”

  “真,真的,梁大哥,你放心。”

  楊建國突然覺得,他不能把他姐現在的情況告訴梁繼業,那樣做太殘酷了??粗矍斑@位他一直尊敬的老大哥,已經在過去的歲月中飽經風霜,他不忍心再在他的傷口上撒鹽。

  “建國,我對不起你姐。”梁繼業聲音低沉地說,“她對我真是情深似海!”說著,舉起骯臟的袖口擦眼淚,“自從我被抓了以后,她來看了我幾次??墒?,很快我就被流放到這大西北來,不讓與外面通訊,就和她失去聯系了。”

  “那你平反后,為啥不去找她?”楊建國突然覺得他理虧。

  梁繼業沒吭聲。他給兩人斟滿酒,自己喝了一大口,慢慢地說:

  “建國,你想想,你設身處地地想一想,我都這樣了,還要去連累她?我何嘗不想找她?她是我這輩子唯一愛的人,這么多年過來,哪天不是朝思暮想地想她?可是,我能給她帶來什么?什么也帶不來,除了貧窮與困苦!”

  說著,梁繼業激動地站起來,在屋里踱了幾個圈,然后走到床前,從床頭柜抽屜的一個信袋里拿出一樣東西遞給楊建國。

  這是一顆不大的紫紅色的心形塑料掛件,上面工工整整地刻著“ILOVEYOU”。心頭上穿著一條細細的項鏈。這個掛件不像柜臺里賣的那么精致,看到出來是手工做的。

  “這是我在坐牢的時候,用牙刷柄在地上磨出來的,沒有工具,所以做的很粗糙。出來后配了這條金項鏈,一直想送給你姐,想想又放棄了。這回你來了,正好,你給帶回去吧,送給你姐做個往日的紀念。你告訴她,我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。她的幸福,就是我的最大心愿。”

  楊建國的眼淚在心中流淌。他完全理解梁繼業的想法,那是一種無私的愛。想到自己和婷婷的幸?;橐?,楊建國徹骨地體會到姐姐和梁繼業的愛情是多么的悲苦!他沒什么可說的了。

  那天晚上,他們把那瓶老白干都喝了,徹夜長談。楊建國告訴了梁繼業自己準備出國留學的計劃,梁繼業很高興,大贊現在社會進步了,原來他們連大學門都進不去,現在已經開放到可以出國深造了。他勉勵楊建國好好學習,讀個博士回來,建設國家。他說國家百廢待興,急需要培養一批像他這樣的高端人才,回來撐起國家經濟發展的棟梁,云云。

  楊建國不置可否。他看著梁繼業興奮的樣子,仿佛又回到了當初剛認識他時的那種神態,心里既佩服又酸楚:他已經處于這種境地,仍然念念不忘報效祖國!他才是中國的脊梁!楊建國覺得,自己遠沒有他那么高的境界和抱負,自己就是一個普通老百姓,只希望和自己心愛的人能夠在一個好的環境下有尊嚴地幸福地活著,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的學業、事業和信仰。

  第二天臨走時,楊建國把楊梅的康復中心地址寫給了梁繼業,說是楊梅的工作單位,希望他去看看她。他幾次想把他姐的實情告訴他,話到嘴邊又咽回去了。他想:還是讓他自己去看到的好!

  從梁繼業的農場輾轉回到家鄉,楊建國第一時間去探望楊梅。他給她戴上心形項鏈,輕聲告訴她,是她的愛人梁繼業送給她的。楊梅的眼睛發光了,好像明白了,高興地笑著,愛不釋手地把玩著。仿佛一個天真的小女孩,在海邊撿到了一個美麗的貝殼。

  第十八章

  楊建國去上海乘飛機出國的前一天晚上,韓月嬌把兒子叫到床前。她有話要對他說。

  這些天,韓月嬌總是睡不好覺。盡管兒子一直在外地讀書,可這一次是遠離故鄉到國外去,她是既高興又不放心。愁得她偏頭痛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  楊建國坐在母親床邊,仔細地端詳著媽媽。無情的歲月已經在她的臉上刻下了深深的皺紋,曾經異常美麗的雙眼皮深深地陷在眼窩中。他注意到,那么在乎自己形象的媽媽那天頭上纏著條毛巾,而這個形象后來無數次地出現在他的腦海里,每當想起就感到無比心痛。他覺得他對不起她老人家。小的時候冥頑不靈讓她生氣,長大了又要遠走高飛不能盡孝,真是一個不孝子孫!

  當楊建國帶著哭腔說出自己的想法時,韓月嬌寬慰地笑了。她說,媽媽的心愿就是希望孩子們好好學習,長大了以后能夠遠走高飛,不要窩在家里?,F在,我的寶貝兒子做到了,要去美國留學了,她比誰都高興!

  她從床上起身,走到床后堆箱子的地方,翻出了一只陳舊的小皮箱。

  小皮箱深棕色的面皮已經斑斕,突出的四個銅角已經磨成白色,兩根皮帶系在中分兩邊,顯露出當初的時髦樣式。這是她嫁給老楊時帶過來的唯一嫁妝。

  她打開皮箱,從里面拿出一只陳舊的牛皮紙袋遞給兒子。打開一看,里面有幾封信,已經破爛不堪。有一張泛黃的老照片,還有一張民國字號的高中畢業證書。

  楊建國端詳著那張老照片,只見一位頭戴禮帽、身穿舊式長衫的中年人端坐在中間,旁邊坐著一位頭戴發髻的中年婦女,兩邊各站著一個女孩??恐局呐⒓s莫十五六歲,依偎在媽懷里的女孩看起來只有六七歲。顯然這是一張全家福。細細一看,那個爹旁邊的留著齊眉短發、面孔端莊白凈、身著寬袖學生女裝的大女孩,不就是媽么?而那個無論是長相還是身材都很像他本人的中年人,應該就是他外公了?旁邊坐著是外婆?依偎在外婆身邊的那個小女孩是誰呢?媽的妹妹,小姨?

  楊建國明白了,母親讓他打開的,就是她的身世之謎了!他忙坐下來,靜靜地聽她訴說。

  “兒子,你已經長成人了,有些事情也應該讓你知道了。”

  韓月嬌慢慢道來:

  “你們一直以為媽的家庭出身不好,以為外公一定是個十惡不赦的地主,因此心有怨恨。其實不是這樣的。媽家祖上是比較富裕,有幾百畝農田,但你外公是個讀書人。他早年在上海師范讀書,畢業后回鄉當了中學老師。日本鬼子打到家門口時,為了應變,他兄弟三個分了家。他把自己分得的那份家產全部變賣,拉起了隊伍與日本鬼子干!后來政府國軍整編了這支抗日隊伍,并送他進黃埔軍校訓練。畢業后就在著名抗日將領李明楊的手下做獨立團團長。”

  “是嗎?外公還是黃埔軍校畢業的?”楊建國感到很詫異,“他的上司就是和陳毅元帥換帖拜把兄弟的那個李明楊將軍?”

  楊建國問,這段歷史他在中學課本中讀到過,新四軍的蘇中七戰七捷由此而起。原來外公還是一個名正言順的抗日英雄!這倒是他沒有想到的。

  “是的。我叫他明楊叔叔。那時,他們的戰區在蘇中地區。為了不影響子女的學業,你外公就把外婆和我們悄悄安排在揚州居住。盡管是敵占區,但外公選的是基督教會辦的學校,很安全,還可以免交學費。你外公戰事再忙,也不忘記經?;搜b進城來看我們,順便捎點糧食來。有一次還被鬼子發現了,追出去幾十里地去,可危險了!”

  韓月嬌說著,眼眶紅了。

  “抗戰勝利后,你外公調防到蘇州,媽就繼續留在揚州上高中。接著,就爆發內戰了。開始還好,仗都在北方打,沒有影響到我們這邊??墒堑轿易x高三的時候,情況就不一樣了,戰火逐漸蔓延到蘇北來。你外公就派人把我接回蘇州了。”

  “那不是一家人團聚了嗎?那你后來怎么又與家人分開的呢?”

  “哎,說來話長。兒子,你還記得媽有個老戰友叫鄭大秀的嗎?”

  “記得,文革期間來過我們家,還住了幾天。”

  楊建國知道,那是媽的閨蜜。他家的鏡框里,還有一張她們一群女兵的合影:圓圓的臉,濃濃的眉,歪卡著軍帽,笑呵呵的。她后來嫁給了一位營長,并隨他一起奔赴了朝鮮戰場。營長在戰場上英勇殺敵、獲得了一級英雄勛章,也落下了一級傷殘,拿了一筆錢復員回鄉了。文革期間,一切都亂了,兩口子經常拿不到撫恤金,挨餓受凍。楊建國記得,有年冬天,夫妻倆頂著大雪,從鄉下一路討飯到他家,還是他爹領著他們去民政局上訪才拿到錢。難道說,他媽與他外公外婆的生離死別,與她有關系?

  楊建國感到不可思議。

  “鄭阿姨其實既是媽的戰友也是媽的高中同學。她是和媽一起參軍的。怎么參軍的呢?你聽媽給你慢慢說。

  就在我被你外公叫人領回家以后,也是被家人領回來的鄭阿姨找到家里來對我說,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我們學校避戰火遷到江南來了,據說就在無錫郊區。我一聽高興的跳了起來!辛辛苦苦地讀了這么多年書,眼看就要讀完高中了,怎么也要找到學校把畢業證書拿到手啊!可是,世道這么亂,父母怎么會讓我出門呢?看我猶豫不決,大秀就跟我說,管不了那么多了,溜吧,她說她也是瞞著家人溜出來的。那時我們小孩子想問題也比較簡單,心想反正學校離家不遠了,找到學校把剩下的幾天書念完,拿到畢業證書就回家!于是,我就簡單地收拾了幾件衣服,放在這個小皮箱里,又拿起我爸書桌上的這張全家福,在桌子上留了張紙條,說我找學校去了,就這么跟著鄭大秀,偷偷地從家里跑出來了。”

  “那么學校找到了嗎?”楊建國急切地問。問完后,想起剛才看到的那張泛黃的高中畢業證書,明白了:原來母親在戰亂年代與家人離散,就是為了去拿這張畢業證書!就是它,決定了母親的人生軌跡。

  “學校是找到了,可是家回不去了,到處都被封鎖了!后來聽家里親戚說,全家人都隨部隊去臺灣了。那時我們青年學生都擁護共產黨,反對國民黨政府的腐敗墮落。于是同學們就一起報名參加解放軍了。人年輕時不覺得什么,只是后來遇到挫折了,吃到苦頭了,還是很想念爸媽的!”韓月嬌重重的嘆了口氣,定定地看著那張泛黃的老照片。這時,她一定在為自己年輕時的幼稚和沖動而后悔。

  楊建國找不出話來安慰她。

  過了許久,韓月嬌又開口了:“兒子,媽求你一件事。”

  “媽你說。”

  “整整40年過去了,也不知道你外公外婆還在世不?如果在世,也是七八十歲的人了,媽爬也要爬到臺灣去盡最后的孝心。如果去世了,臺灣我就不去了,你就替我去給倆老磕個頭吧。你有個小姨,走時才7歲,還有個小舅,走時不到1周歲,那都是媽的親人。媽求你出去后,一定要想盡辦法找到她們。這里有一些線索,你看看有沒有用。”

  楊建國把那幾封皺巴巴的、似乎已經翻看過千萬遍的信件展開逐一看過去。顯然,這是韓月嬌以前偷偷地四下打聽她父母下落時,親友故舊們從各地給她回的信。信的內容無非是:某某某好像去了某某國家,他或她可能知道你父母下落,等等。這些線索就像大海撈針,而且又過去了這么多年,感覺上都是不靠譜的。但就是這些不靠譜的線索,卻被韓月嬌視為珍寶一樣的珍藏著,哪怕是受到那樣的審查也沒有上交或者丟掉。因為,這是她和她父母重逢的唯一希望!

  楊建國的眼淚情不自禁地流出來,他堅定地說:

  “媽,你放心!兒子活到今天沒有做一件讓媽高興的事,盡惹您老生氣了。這次出國后,一定想方設法找到外公外婆和小姨他們,給媽盡一個最大的孝!”

  韓月嬌寬心地笑了。她想,兒子養這么大,終于要派上用場了。

  (未完待續……)

◎ 本書定價:38.50元 ◎ 聯系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【作者簡介】

  王子游,本名王國度,男,1954年4月20日出生于江蘇鎮江,加拿大國籍,加拿大渥太華大學哲學博士。

  1971年進廠當工人。因在新華日報經常發表時評文章,1975年被調至江蘇省委宣傳部寫作組工作,期間參與寫作并在人民日報發表了“敬愛的周總理在梅園新村”,遭四人幫追查。1977年就讀南京師范學院化學系;1980年就讀廈門大學自然辯證法專業碩士學位;1982年底畢業后分配到江蘇省社會科學院“江海學刊”當理論編輯;1984年調任南京理工大學自然辯證法教研室主任。

  1987年派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做訪問學者,1988年在加拿大渥太華大學攻讀科學邏輯與哲學博士學位,畢業后在一家軟件公司工作。90年代后期回國創業,創辦過深圳速通達電訊有限公司,貴陽新達科技有限公司。擔任過國企江蘇錦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,股份制企業珠海天瑞電力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等職務。

  現為自由撰稿人。本長篇小說為處女作,旨在記錄那個風云變幻的年代之“大時代小人物”的故事,并試圖揭示其中蘊含著的社會與人性的真理。

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中國作家出版社(2004-2021)
本站網址:http://www.9593652.buzz (中國作家出版社商業登記號:34707907001)
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; [email protected]
(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,如果轉載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及時告知我們,我們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)
技術支持:華大網絡
福建快三一定牛彩票网